恶毒的姑妈

这里是特别希望自己能画出点像样...

“我喜欢的东西”

当它还是个小小的东西的时候,它喜欢等在将要发动的汽车旁边,听它巨大而粗糙的轰鸣声。它像个虔诚的探险者,一脸的好奇。它不明白吗,它稚嫩未舒展开的白皙的小身子,能多么轻易地被伤害。我不能再沿着这可怕的思路想象下去,我是那么怜惜它,我想要把它抱在怀里,想要满足它的所有需求。但我又是一个那样拘谨的家伙,拖着巨大的石块一样的身躯,笨拙地微笑着,手忙脚乱地试图取悦它。它会认真地盯着我的笑脸看,然后它淡淡的眉毛和干净的眼睛渐渐蒙上疑惑,这疑惑并非出于冷漠,却让我感到无比悲伤——我们无法交流、任何形式的交流,我对它眼中的世界知之甚少,可我又是那么爱它,并且似乎仅仅是,爱着这个我永远无法理解的它,等到有一天它变得能让我理解了,这种带着距离感与吸引力的暗恋会消失,我恐怕无法忍受那之后取而代之的世俗感,真让人失望。

莱路好......!
(好冷🌚

( ´^ิω^ิ`)我真的没想到父母会这么爽快同意 我以为这方面他们特别严格 一个人跑那么远去看音乐剧我还想会很难和他们协商凉的几率有百分之八十呢...特别开心我现在觉得我看第一排都没问题(?)...!
(开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四妹妹头狗谜对不起但是我好想笑,他不会被鹅改造成趴膝忠犬那种吧(????),脑了各种奇怪的东西,好想看第五季😇👌

SoulNebula:

刷推看到新照片,第五季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昏迷!!或者说,鹅复活他的时候加了什么配料进去吗!!

我昨晚...听sex machine听到睡着🌚💦

莫名其妙的想象🙄

→→→夏天的湖面,一个温热湿润的早晨,蜻蜓压低了飞行轨迹,纤足掠过湖面,忽而攀升,透明的双翅被弗比斯点上耀眼的金色,像一个恶作剧,薄翼的纹路燃起火焰,那也许是尼克斯的不满,美丽与高傲变成痛苦;翅膀化为白日星辰——两个如同萤火虫尾光的光点。而后细小的虫子便孤单地坠落了,痉挛着挣扎,无声沉没。琉璃窗似的眼睛,反射着两颗星星彩色的余光。
→→→这荒芜的吸烟室里,小丑在那舞蹈,跳得卖力,发出哼哼唧唧的喘息,尾随笑音。它不流汗和眼泪,因为那会融化它漂亮的面具。它笑,在空荡荡的灰色的房间里。长方体水泥关住了落单的狐蝠,可庆幸的是,这家伙不崇敬理智。它的笑自由而虚幻,像铁窗外鸟与繁花的剪影。以19世纪末期的某个树下葬礼为始,这非人间的黑白默片便从未停止。
→→→那形状不变却被煮的发烫的玫瑰,被烙在它的喉结上。“您只为我歌唱,您明白吗,我黑色的,黑色的小鸟。”

今日意识流小破画👌

大概是今天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