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角公羊

为什么没有故事呢:)

明明只能站在花园的高墙外傻笑着,却以为已经加入了墙那一边的游戏。我笑着,眯着眼。墙那一边,是带着甜味的花海,那甜味酥软得恰好就想我希望的那样;是同类的盛宴,是没有棱角的交流,彼此都契合得恰好,就好像,无数双手握在同一把剑柄,杀死了孤独。可惜,香味散了,你看得见高墙,但墙砖永远不会告诉你墙内的故事,最后也许连内外都难以明晰。你说,哪怕讲个故事给我听吧,你的可怜的孤零零的小板凳和羽毛笔,都被笼罩在黄色的烛火下,可你拿墨囊换了罂粟,于是连玩笑都变得简陋,像齿轮转动的声音。然后你伏在桌面,从窗子——那扇不断被扩张的窗子向夜色里望去,然而你看到的是,那一堵高墙紧挨着窗口,你眼中便只剩下那一堵高墙。斑驳的墙砖是灰蓝色的,真实得让我觉得寒冷。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