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角公羊

为什么没有故事呢:)

莫名其妙的想象🙄

→→→夏天的湖面,一个温热湿润的早晨,蜻蜓压低了飞行轨迹,纤足掠过湖面,忽而攀升,透明的双翅被弗比斯点上耀眼的金色,像一个恶作剧,薄翼的纹路燃起火焰,那也许是尼克斯的不满,美丽与高傲变成痛苦;翅膀化为白日星辰——两个如同萤火虫尾光的光点。而后细小的虫子便孤单地坠落了,痉挛着挣扎,无声沉没。琉璃窗似的眼睛,反射着两颗星星彩色的余光。
→→→这荒芜的吸烟室里,小丑在那舞蹈,跳得卖力,发出哼哼唧唧的喘息,尾随笑音。它不流汗和眼泪,因为那会融化它漂亮的面具。它笑,在空荡荡的灰色的房间里。长方体水泥关住了落单的狐蝠,可庆幸的是,这家伙不崇敬理智。它的笑自由而虚幻,像铁窗外鸟与繁花的剪影。以19世纪末期的某个树下葬礼为始,这非人间的黑白默片便从未停止。
→→→那形状不变却被煮的发烫的玫瑰,被烙在它的喉结上。“您只为我歌唱,您明白吗,我黑色的,黑色的小鸟。”

评论

热度(4)